清末真实的投名状:清军派降兵与太平军互相屠杀,自己却冷眼监视

亚设家电网 2019-04-13

清末真实的投名状:清军派降兵与太平军互相屠杀,自己却冷眼监视

(电影《投名状》)

形势越来越恶劣,太平军内再次开始人心动摇,出现了逃兵。僧格林沁也像胜保那样,天天让这些逃兵高举“投诚免死”牌,在太平军营垒外转来转去,展开攻心战。

在太平军内,广西老兄弟,或者叫“老长毛”或“桂籍长毛”,是其中坚力量,战斗力相当强悍,能够让从黑吉调来的满洲骑兵吓到发抖,但有一利必有一弊,他们同时也有目空一切,看不起外省的人一面,一如湘潭之战中的“长发兵”对“短发兵”。

本身不团结的因素,加上饥困交迫,前后出降者达三千多人,竟占去了守军的三分之一。在这些投降份子中,很少有广西籍的,大部分出自于外省,例如湖北籍。

与胜保不同的是,僧格林沁的攻心战已可用恶毒来形容了,他把降兵集中起来,专门编成一支军队,名为“义勇”。僧格林沁立下规矩,义勇必须屯兵包围圈内,不得进入土城,而且不立战功就不能剃发,也就是说仍不被视作是自己人。

清末真实的投名状:清军派降兵与太平军互相屠杀,自己却冷眼监视

(电影《投名状》)

不转正就成不了正规官军,仍是“伪军”,而由于仍留着长发,对面的太平军也一看便知此辈是叛徒,必欲除之而后快。在前后相逼下,为了取得一张血淋淋的投名状,义勇往往荷尔蒙大爆发,在战场上“舍死搏战”,比官军和太平军加一起还疯狂。结果,包围圈内,昔日伙伴自相屠杀,死伤枕藉,包围圈外,官军冷眼监视,坐山观虎斗,犹如西方的罗马斗兽场一般。

原先林凤祥抓到逃兵就杀,但众人特别是非广西籍的官兵,看到投降不仅可以不死,还摇身一变成了官军,想想留下来横竖一死,逃出去没准尚有活路,因此没人会被吓住,逃跑投降之风反而刮得更加猛烈。

眼看着军心收拢不住,林凤祥只得改变策略,抓到逃兵不杀了,而是当着他们的面痛哭流涕,进行自我批评,骂自己无能,又赐给金帛财物,挥挥手说你们要走就走吧,不要管我了。

如此一来,逃兵们中有点义气的,倒良心发现,起誓不走了。见此情景。林凤祥忽然来了主意。

清末真实的投名状:清军派降兵与太平军互相屠杀,自己却冷眼监视

(电影《投名状》)

你僧格林沁不是要诱降吗,好,我也跟你玩一个诈降。林凤祥与诈降者约好,让他们进入官军阵营后,便与连镇守军里应外合,从而一举击破僧格林沁的包围。

诈降者的身份也特地进行了挑选,专门挑原先当过官军的。林凤祥认为,这样可以增加僧格林沁的信任感,减少斗兽场式的“考验期”。

(节选自关河五十州《晚清帝国风云》)

实体书《晚清帝国风云》已出版上市。